“冷极村”的金河铁路养护工

admin 2019-03-28 22:19

  12月13日早晨,国际在线黑龙江频道特别报道组一行冒着零下38度的严寒,采访了清理铁路线上冰雪的养护工人。

  (于灵爽)中国冷极村,地处内蒙古自治区根河市金河镇境内。这里年平均气温零下5.3,历史最低温度零下58,海拉尔工务段金河检养工区距离冷极村仅一公里。三十多年来,工区的线路工们在最寒冷地带,用生命守护着每一趟列车的安全运行。

  12月13日早晨,国际在线黑龙江频道特别报道组一行冒着零下38度的严寒,采访了清理铁路线上冰雪的养护工人。

  乘坐金河检养工区的工程车行驶15公里,就是静岭道口。线路工们推着发电机在铁路上向北徒步1.2公里,就是路标“静岭300”的铁路弯道处。两山夹一沟的南坡,在寒冬里仍然渗水结冰,巨大的冰墙威胁着列车的安全运行。工人们每隔两天就要在列车“空窗期”抢时间清除冰雪。

  发电机轰鸣声、电镐震动声、铁锹声此起彼伏,大大小小的冰块从冰墙下被清走。两个多小时的奋战,工人们帽子上结满冰霜,后背冒出的汗水瞬间变成白色的雪雾。在施工现场10多米处,现场安全员刘玉柏在风雪中被冻得瑟瑟发抖。他说:“天再冷也不能走动,列车的安全和工人的生命安危就在我手里攥着,差一点都不行。”

  工长张殿国说:“今天零下30多度算是暖和天,最冷的时候零下四五十度,棉帽子耳朵被哈气和汗水冻的梆硬,粘在胡须上弄不下来,只能用手捂化再继续干活。最冷天,就连内燃螺栓扳手、液压起拨道器里的机油都凝固,我们只能用火烤。工人们抓在铁镐上的手套被冻住都是常事。”

  两个小时后,工人们在返回静岭道口的路上,老职工王恩璐说,雪大时看不到水泥枕木,有时一脚踩到雪下面的毛石上,不是脚崴了就是被绊个跟头,铁路边上说不上哪一脚就踩进一尺多深的雪里。

  午饭后,工人们继续到静岭清理冰雪。金河工区的老前辈刘丙臣说:“最冷那年夜间是零下58度,早上8点多走差不多零下46度,在施工汽车进不来的道线上,大家都有个绝活倒着走路,要不脸被风吹得受不了。赶上冒白烟日子,十来米看不清人,穿再厚的棉鞋也冻得没了知觉,那真是用刀子剁下来估计都不知道疼。”

  刘丙臣指着已经废弃不用的铁路小工程车说:“有一年我们坐铁路工程车,带着防寒帽都不管用,两个颧骨一会就给冻痒痒了,年复一年,好了冻,冻了再好,没个一两年缓不过来,最后颧骨都留下像花盖梨一样的冻斑。”

  张殿国工长说:“过去这里人口稀少,生活艰苦,小病到30公里外的金河镇医院就诊,大病到53公里外的根河市去看,不过有海拉尔工务段的关怀和照顾,我们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大大改善。”他诙谐地说,”列车是金河检养工区寒冬里的伴奏曲;夜间狂风里抖动的红旗是坚定的鼓点;电线被刮的呼啸声是前进的号声。为了列车安全运行,再寒冷我们也要坚守下去。”

推荐内容